【女性創業強勢的說話之道背后是什么意思】女性創業強勢的說話之道背后是什么?

【www.shidajidian.com--效能建設心得體會】

  女性創業強勢的說話之道背后是什么?

  阿特拉斯

  性別角色問題一直是極具爭議性的話題。

  2015年,在我們成立“青墨齋”項目之前,性別問題一直很少在公開場合被提到、被討論。甚至,如果某個女性提到“性別問題”,就會被上貼上激進的女權主義者的標簽。在政治書里,我們會讀到一句話:“男女平等是促進我國社會發展的一項基本國策”;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48條第1款就男女平等問題定義:“中華人民共和國婦女在政治的、經濟的、文化的、社會的和家庭的生活等各方面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權利。”

  人類社會不斷發展,不斷去創造文明、維護文明,希望能夠共建一個更為公正的社會,然而問題是我們離這一步還有多遠?

  “青墨齋”團隊全女性陣容的現狀,偶然和必然的因素各占一半。

  “偶然”是因為在組建團隊的初期創始人并沒有故意組建全女性團隊的主觀動機,只是單純因為男性人緣匱乏,周邊的朋友也多是學校的學姐學妹。

  “必然”則是因為西藏女性找到自我意識、尋求獨立性的時代已經來臨,“青墨齋”團隊只是時代的產物。

  但是,無論是偶然還是必然,青墨齋團隊天然的擁有了一定的話題性、爭議性,作為女性創業團隊,“青墨齋”在這兩年的創業過程中,也面臨著各種各樣有關性別的問題和挑戰。在今天,我們想要分享這個過程中關于“說話”、關于“發聲”的一些體悟。

  “說話”是一個很具個人性格特點的行為,有人說話比較急、有人說話比較緩慢、有人說話直接果斷、有人說話柔軟留有余地。當我們拋開性別單純的討論個人的說話方式時,很容易達成“每個人的說話方式都帶有強烈的個人特色”這一共識。但我們發現當這個問題映射到性別上,轉變為“男與女”的說話之道的時,有種奇怪而一致的觀點認為“女性應該柔聲說話”。為了證明我們確有經歷過這樣的偏見,在此分享一個真實的故事。

  2016年青墨齋團隊剛剛起步,為了讓更多的人關注教育問題、教育性別領域,我們的創始人之一玉珍決定去參加各種類型的創業比賽。如果大家對她稍有了解,會發現她是一個目標導向的、對事不對人的人,通俗點說也就是“情商比較低”。在某次比賽決賽的評委問答環節,她跟一位男評委之間產生了如下的對話——

  男評委:“你們有教育培訓資質嗎?”

  玉珍:“我們不是培訓機構,我們不收取孩子費用,青墨齋女孩項目都是免費的。我們是做教育活動,不是培訓。”

  男評委:“但是,你們營業執照上寫了【依法須經批準項目,經相關部門批準后方可經營】”

  玉珍:“這句話是每個營業執照上面都有的,不是只有我們上面寫了。而且,我們咨詢了律師,沒有問題。”

  后來,男評委給出了全場最低的70多分~ 原以為故事就將這般悲催、無厘頭的結束了,但我們發現故事剛剛開始。

  比賽結束后,玉珍得到了一批又一批好心人的勸導,大部分人的勸導以“你怎么跟評委直接杠上了?對你多不利”開頭。玉珍很懵然地問同事,“我只是回答了評委的問題,為什么大家都覺得我跟評委杠上了?” 我們的一位同事說到:“因為你質疑了那位評委的‘權威感’,同時恰巧因為你是唯一的女選手,這種質疑就會進一步被誤解為’抬杠’。而最恐怖的事情是,不僅在那位男評委眼中是這樣,在大部分人眼中也都是這樣。”

  講到這里,很多會質疑我們,是不是把一件小事情放大了,是不是把玉珍因個人性格問題而遇到的遭遇拔高了。面對這些質疑,小編很樂意分享一句“個人的即政治的”。這句話出自助理社會工作者考試教材中“婦女社會工作”這一章節。

  一直以來,性別問題都很難被界定,甚至很多人(包含女性)認為自己沒有遇到過性別偏見,究其原因是我們很容易將女性面臨的問題“個人化”。

  職業女性的職業升遷遇到瓶頸,我們會認為是這位女性的個人能力問題,卻從未認真看待過高層管理層里面女性人數極少的問題。(ps:這里有可能有些直男癌同志會說:那只能說明女性能力比男性弱。okay,這句話就是“性別偏見/歧視”了。)妻子遭受丈夫的家庭暴力,我們會認為是妻子太柔弱、或者妻子婚前看走眼了,卻從未深入思考過為什么社會、社區會對家庭暴力睜一眼閉一眼?什么樣的教育會出現那么多“柔弱”的妻子形象?當我們認真看待、深入思考,在很多女性個人化問題上,我們會看到社會影響的印記。也只有當我們正確界定這些問題,才能開始著手解決問題。

  試想一下,如果在創業比賽上對話發生在一位男性創業者和男性評委之間,我們還會認為是男性創業者在抬杠嗎?還是會將此評價為這位男性創業者擁有主見、直面難題、果決?強勢在男性身上是領導力的體現、而在女性身上似乎被當作霸道的象征。此時我們可以再次回想“個人的即政治的”。

  創業圈在現在仍是一個男性主導的領域,如何在這個領域代表女性創業者發聲成為我們團隊必將要面對的問題。一次公司例會中我們突然聊到了這個話題,一位同事建議:“我們是不是應該利用女性的優勢,柔聲、委婉化我們的語言?不給其他人那么強勢的印象,男性貌似不喜歡比自己強勢的女性。” 另外一位同事則反駁:“當女性柔聲說話的時候,無論內容多有道理,男性似乎很難聽到我們的聲音、聽到我們的內容。只有當我們用男性的語言結構跟男性對話時,他們才會聽到我們的聲音,但發聲者女性的身份往往又會讓他們覺得不舒服。可見,無論我們用什么樣的方式發聲都可能引起不滿,那我們為何不選擇讓他們聽到我們的聲音?”

  小編覺得大火美劇“權利游戲”中丹妮莉絲·坦格利安(龍母)的人物轉變很適合來解釋這個話題。觀察第一季到最新一季,龍母在最初附屬于哥哥、成為馬王夫人、征服淵凱和彌林的過程中從柔弱的女性形象逐漸變為一個獨立而強大的征服者,而說話方式也在隨之轉變。

  眼神堅定的龍母

  就像之前提到的,“說話”是一個很具個人性格特點的行為。我們不提倡創業女性必須要以什么樣的方式跟男性對話,但是女性說話方式的轉變背后暗藏的是女性個體意識的轉變。一位有獨立意識的女性,必然會為自己爭取、為群體發聲。相信在男性主導的領域,將會有越來越多的女性出現,爭取權利。無論有人多么不愿意,多么不待見,這個時代已經來臨。

本文來源:http://www.shidajidian.com/xindetihui/113603.html

  • 相關內容
  • 熱門專題
  • 網站地圖- 手機版
  • Copyright @ www.shidajidian.com 范文文庫網-工作總結|個人工作總結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7136666號
  • 免責聲明:范文文庫網-工作總結|個人工作總結部分信息來自互聯網,并不帶表本站觀點!若侵害了您的利益,請聯系我們,我們將在48小時內刪除!
亚洲中文字幕在线不卡电影_人妻美妇疯狂迎合_女人18毛片a级毛片_欧美老熟妇欲乱高清视频_亚洲欧美综合精品二区_私家影院